公司凝聚了素质高、技能强、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,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,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。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公告 >
公司公告
「Hi专栏」为什么香港二级市场的表现和大多数人的预期迥然相异?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8-10-07 10:33 浏览量:

  原标题:「Hi专栏」为什么香港二级市场的表现,和大多数人的预期迥然相异?

  前晚香港苏富比现当代两场夜拍着实让人惊诧。反正一姐是很惊诧。倒不是为了那一张5.1亿港元的赵无极。这种没有对比的惊世巨制,成交是一定,不确定的只是能拍多高。说实话,这张画多少因为尺寸和创作目的,铺陈得稍有松软,偏于装饰,缺乏一些赵无极气沉丹田、千钧一发的力道。但毕竟大小和来源放在那里。再说,中国现代大师里谁还能画到这个程度?大家都知道,尺寸不光是扩大缩小的问题,更是考验艺术家应变和驾驭媒介能力的挑战。同样的构图笔触,画一米二棒极了,画五米就不成立。同样的色彩组成,起承转合,十米和五米又完全是两码事。赵大师能在这个尺寸上做出这个效果,是很不容易的。所以,5.1亿港元,6500万美元,毕加索1930年代特蕾莎肖像一幅;莫奈“睡莲”、巴斯奎特随便挑;安迪·沃霍尔1960年代两米的大丝网能买个七七八八——去年搭着达·芬奇一块卖的那张1980年代10米巨著《最后的晚餐》成交就6000万美元——这是中国现代大师应有的价格,应有的市场地位,合情合理,不容置疑。虽然还是没卖过去年齐白石爷爷的那十二条屏吧,对此,一姐只能表示遗憾。

  成交价:5.10371亿港元,刷新艺术家,2018香港苏富比秋拍,系迄今为止亚洲油画世界拍卖纪录,亦是迄今香港拍卖史上最高成交画作

  更让我小惊讶的是,除去这些独狼作品之外,苏富比这两场夜拍所展现的市场大基调如此硬实鲜亮!从去年开始,圈里人就不断地唱衰,哀鸿遍野,走哪儿都是一副勒紧裤腰带过冬的架势。香港苏富比这次的惊艳表现完全颠覆了是市场“嘤嘤嘤”的消极情绪,简直就是一巴掌扇出了艳阳天。

  成交价:1452万港元,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,也是迄今“80后”在二级市场的首件“千万”拍品及“80后”二级市场最高价,2018香港苏富比

  首先,成交五亿港元的赵无极跟我们大多数人是没有关系的。承认吧,那不是属于我们的游戏。一姐更关注其他作品的表现。现代夜场,49件东西,5件流拍:三件赵无极纸本,两件千万级朱德群油画。其他诸将表现可圈可点。其中,萧勤逾估价四倍成交。一姐身边有个把作品从东折腾到西,再从西卖回东的“艺术搬运工”。从前年起,此君开始在欧洲专扫萧勤。一边扫一边说:“已经晚了,再早一点入货就好了,大玩家入场了。”为何压定萧勤?搬运工分享:抽象,留洋,1930年代生人,现代先锋,比当代受众宽。作品亦中亦西,简明优雅,装饰性极强,又有观念感。尚属白菜价,上升空间极大。现在牛起来的现代大师几乎都有这么几个特点。话音刚落,四倍于估价就出来了。这样看来,入场是晚了。萧勤的升扬是酝酿已久的萌动,发芽是必然的。2018黄石市事业单位招聘工作人员部分岗位拟聘用人员名。五百来万港元,在艺术市场不算巨额,中高层玩家都玩得动。再加上他面对的是广大的亚洲市场,而非大陆一地。香港现代夜场,绝对兼顾各方。除了港台,至少还有13件面向东南亚的富豪,无一流拍,表现特别稳健。这是香港的特点。回到中国,地区性很强的老油画——关良的表现让人欣喜。这也是为什么一姐觉得市场大基调其实很硬挺。作品莫名其妙卖出天价是燥热;可该卖好的东西卖得好却是实打实的温暖。

  萧勤 《宇宙放射之3》 100×140cm 亚克力彩、墨水画布 1965

  这样的温暖继续扩散至当代夜场。40件作品,三件流拍。成交率之高让纽约伦敦的当代场都只有羡慕的份。这是一场绝对国际化的拍卖。中国当代、西方当代、日韩,以及东南亚之星,无一缺席。一姐最关注的中国当代,扬眉吐气。再次证明,好东西卖得出好价格的暖秋,不是虚言。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香港场的表现和我们大多数人的体验和预期有那么大的差别?为什么一级市场之前一片哀嚎,到了香港二级市场却形势一片大好?一姐回想,这种哀嚎已经不止一两年了。年年有人说经济要硬着陆,似乎人人都听到一只靴子落地的信号,于是翘首等待着另一只即将落下的靴子,可这只传说中的靴子迟迟没有落下。伴随着众多画廊“努力活下去”的悲壮口号,国外一线画廊勇猛突进中国市场。从他们的回馈来看,卖得并不差。资金管制导致的付款困难确实存在,但这些画廊的业绩仍然非常健康。今年的香港巴塞尔也给出了同样的答案:好东西卖得出好价格。一般作品难成交,曾经乌泱泱什么都卖得出去的狂热一去不复返是真的,可亚洲购买力疲软并没有实锤。我们眼巴巴的在寻找着寒冬已至的讯——可能是一场拍卖的失利,也可能是一件作品的流拍——一次次心理暗示自己形式不好;西方一线画廊却带着信心和开拓的勇气,迅速将亚洲的艺术交易升级。难道我们奋斗在不同的平行空间?一姐并不是说国内某些艺术机构的举步维艰是假摔,毕竟苏富比一家地主富裕不能代表村里整体生活质量的提高。但之前的某些个体案例,真的就能代表大环境很扑街么?有些时候,渲染年景不好是不是某种蹩脚的市场策略?或是杯弓蛇影的自我麻醉?

  成交价:200万港元,2018香港苏富比秋拍,是香港苏富比首次以艺术概念作为拍品上拍,开创亚洲拍卖界先河

  我们应该思考,为什么香港的场子,或者某些国外一线画廊能够在众人唱衰的情况下“逆风”而上。“逆风”是不是真的存在?为什么邻居会有截然不同的体验? 是市场真的低迷,还是我们的方式方法竞争不过别人?一级市场历来比二级市场艰难,目标客户也颇有分别。二级市场的胜利不代表一级市场的健硕,但它起码代表市场不差钱。资金的选择是理性的,到底是什么让他们选择了别人,而不是自己,这比天天蒙头哀叹要有用得多。当然,一姐也还没想明白这些问题。过两天,伦敦弗里兹,一级市场到底怎么样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  伦敦弗里兹将在10月3日(VIP)-10月7日在摄政公园举办(图片来源:Frieze官网)